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16415|回复: 0

我们可能活在模拟现实中人类应该多担忧这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8 16: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可能活在模拟现实中,人类应该多担忧这件事?

FARHAD MANJOO
纽约时报 2022年1月27日

我们可能活在模拟现实中

我们可能活在模拟现实中

THE NEW YORK TIMES; PHOTOGRAPHY BY D3SIGN/GETTY IMAGES

设想一下,当你的曾祖父母还是青少年的时候,他们得到了一个开创性的新设备——世界上第一个完全沉浸式虚拟现实娱乐系统。这些可不是你现在随处可见的那种傻乎乎的眼镜,这个设备更像“黑客帝国”——一个时髦的头带,里面塞满电极,以某种方式直接连接人类大脑的感知系统,用机器产生的新感觉取代佩戴者所看到、听到、感觉到、闻到甚至尝到的任何体验。

这个装置轰动一时;神奇头带很快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事实。事实上,你的曾祖父母就是在“头带乐园”里认识的,而他们的孩子,也就是你们的祖父母,很少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之后的几代人——你的父母,还有你——从来没有接触过外部世界。

你所知道的一切,你称之为“现实”的整个宇宙,都是由一台机器提供给你的。

不管怎么说,这就是我在思考模拟假说时一直在思考的那种不现实的场景——这个假说最近在技术专家和哲学家中被广泛讨论:我们周围的世界可能是数字化虚构的东西,类似于电子游戏中的模拟世界。

新闻简报:欢迎订阅新闻简报,包括每周四由华文记者荣筱箐撰写的“海外华人札记”专栏,获取全球重大资讯,了解美国华人社区热点话题。


这个想法并不新鲜。自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时代以来,探索现实的潜在本质一直为哲学家们所痴迷。自从《黑客帝国》上映以来,这样的观念也成了流行文化的重要内容。但直到最近,模拟假说一直是学术界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认为技术可以创造出与现实难以区分的模拟?而且,即使这样的事情是可能的,对模拟的了解对我们这些被困在此时此地的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因为不幸的是,现实给人的感觉太真实了。

由于这些原因,我没有参与21世纪初以来一直在科技界涌现的许多关于模拟假说的辩论,当时牛津大学哲学家尼克·博斯特罗姆在一篇被广泛引用的文章中提出了这个想法。

但是哲学家大卫·查尔默斯的一本另辟蹊径的新书——《现实+——虚拟世界和哲学问题》(Reality+: Virtual Worlds and 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把我变成了一个铁杆模拟主义者。

在阅读本书并与查尔默斯交谈后,我开始相信,未来的虚拟现实世界可能有一天会被视为与现实世界一样真实。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当前的现实将立即受到怀疑;毕竟,如果我们能创造出有意义的虚拟世界,那么宇宙中其他地方的其他文明是否也可能这样做呢?然而,如果这是可能的,我们又如何知道我们不是已经置身他们的模拟之中呢?

结论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可能无法证明我们身处模拟环境中,但至少,这是一种我们不能排除的可能性。但也可能不止于此。查尔默斯认为,如果我们身处模拟环境中,就没有理由认为这是唯一的模拟;就像今天很多不同的计算机都在运行微软Excel一样,很多不同的计算机可能都在运行一个模拟的实例。如果是这样的话,模拟世界的数量将大大超过非模拟世界——这意味着,在统计学意义上,我们的世界不仅有可能、而且很有可能是众多模拟世界中的一个。查尔默斯写道:“我们是模拟人的可能性至少是25%左右。”

查尔默斯是纽约大学的哲学教授,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思考意识的奥秘。他最著名的说法是“意识的难题”这句表达,大体来说它描述的是,解释“某种体验会让正在经历这种体验的人产生相应的感受”这种现象为什么这么困难。(如果你觉得这句话让你很伤脑筋,别担心;它被称为难题不是没有原因的。)

查尔默斯说,在使用了Oculus Quest 2之类的虚拟现实头具后,他意识到技术已经足够创造让人发自内心地觉得真实的情境,于是开始深入思考模拟现实的本质。

虚拟现实的发展如此迅速,让人觉得完全可以想象有一天VR之内的世界将和外部世界将无法区分开来。查尔默斯说,这种情况可能在一个世纪内发生,如果几十年内就实现了,我也不会意外。

无论什么时候发生,写实VR的发展将震动世界,这里面既有实际的原因,也有深刻的效果。实际原因很明显:如果可以游走于实体世界,以及跟实体世界没什么区别的虚拟世界之间,那我们应该以哪个世界为真呢?
你可能会说,当然是实体那个。可是,为什么?在今天,互联网上发生的事似乎不会只停留在互联网,数码世界已经深深嵌入到我们的生活中,影响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中的许多人在大流行期间基本上是在网上工作和社交,说互联网上的生活不是真的,未免有些傻。

VR也是这样。查尔默斯的书富有趣味地在中国和印度古代哲学、勒内·笛卡尔和博斯特罗姆、沃卓斯基姐妹(《黑客帝国》创作者)之间穿梭,这是一本哲学著作,因此他自然从多个层面探究了实体现实与虚拟现实之间的差异。

他的结论是:“虚拟现实和一般的实体现实是不一样的,”但由于它在世界中的效果与实体现实并无根本不同,“因此也是一个完全真实的现实”。所以我们不能把虚拟世界当作用来遁世的幻象,发生在VR中的一切是“真的发生了的”,查尔默斯说,一旦足够真了,人们就可以在VR中过上“完全有意义的”生活。

当虚拟现实走进色情产业

在我看来这是不证自明的。我们已经看到,人可以用基于屏幕的互联网上得到的经历构建起复杂的现实。那么浸没式的互联网为什么就不可以?
这就让我们看到未来VR深刻而令人不安的地方。实体与数字现实的融混已经导致社会陷入一场认识论危机——不同的人根据各自所在的数字社区去相信不同版本的现实。一旦来到一个更加写实的数字世界,我们该如何面对这种局面?当所有人都有一个或多个虚拟自我时,实体世界还能在一个社会里继续运转吗?
我不知道。我不太奢望这一切能平稳地进行。但这种骇人的可能性意味着,对VR之下的现实本质进行看似抽象的探寻是有必要的。我们应该开始认真思考虚拟世界可能产生的效应了,不要等到它真实得令我们不适才去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4-13 15:15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