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480|回复: 0

第一批掏真金白银买酒店的煤老板已经后悔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11 20: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批买酒店的煤老板,已经后悔了

旅界风云

“我们这代人啊,吃了没文化的苦。”

01

前段时间,我和大家提到很多煤老板开始入场买酒店了,一个个出手甚为阔绰。

最主要的是,眼下这种青黄不接的时节,还有人能掏真金白银买酒店,帮助开发商们纾困、解套,那真是天降“活菩萨”啊。

那些愁眉苦脸的开发商们,瞬间精神抖擞,以为自己有救了,甚至还有趁着这一小波利好“哄抬价格”的。

只不过,这个“小阳春”恐怕很快就要过去了。

一切皆因为:

第一批入市买酒店的煤老板,已经后悔了.....

就在前几天,有个山西煤老板A总读了旅界文章,他从后台加了我微信,上来就感慨:

“你写的人我都认识,我们同行也确实买了很多酒店,我认为是被忽悠瘸了,一个老板投资什么其他老板就学,以为酒店可以增值保值.....”

实际呢?

A总也是性情中人,他说,“就像你说的,我们这代人哪,吃了没文化的苦,股票是万万不敢碰的,也就只能投资点实业了。”

他继续说道,“你文章里写的几个人我都认识,北京28亿买酒店的是我朋友,姓苏,陕西府谷人,我判断是弄了一个北京户口,他第一个在北京买了四幢写字楼,后面老乡也跟着买了。”

但实业和实业也有区别,去年,整个中国区酒店的总交易量也就在150亿元左右,在全国各类资产里占比仍较小,远低于工业、物流、写字楼、购物中心等标的。

圈里盛传有的煤老板入手以后就骂娘:

什么Revpar、ADR云里雾里,什么抄送的集团英文邮件是不看的,放手是放手了,看着这淡季的入住率和高昂的人员开支成本,心里总是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却只能脏话连篇。

我问一位在煤老板入主酒店任职的高管,是这样的吗?

他含含糊糊地说“是吧”,像我们业主也是看着牌子响亮,还分不清万豪、洲际、希尔顿,就知道酒店保值、增值,然后脑子一热入手了。

“现在发现高星酒店回报周期这么久,和当年买的时候那些中间人的说法不大一样......”

02

谈到这些“同行”的豪掷千金,已经转型做酒业的A总隔岸观火,他将煤老板们去年逆市入场“扫货”高星酒店原因总结为以下三个:

首先,为了避税。

其次,为了在第二个城市生活。

最后,为了下一代孩子转型。

A总一锤定音,“煤老板买酒店主要就这三个目的,你上次文章加上这三个原因就更完美了。”

先看避税,过去三年煤炭价格上涨,不但带来了榆林等地GDP、财政收入的暴涨,也使得不少涉足能源产业的企业实现了营收的大幅增长,手握大量现金流。

煤炭变成能让人暴富的“黑金”

煤炭变成能让人暴富的“黑金”


当煤炭变成能让人暴富的“黑金”,一个个亿万富翁盆满钵满,财富以一种非常规速度聚集的时候,陕西等原本号称“中国版的科威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众所周知的是,除了高昂的企业所得税,企业分红个人所得税为20%,若靠投资重资产的酒店、写字楼,确实能冲抵一部分利润所得,起到“避税”作用。

一个接近煤炭大佬们的朋友告诉我,“早在媒体关注前,很多人没注意到的是,前两年,西安曲江的高新酒店已经被煤老板们买完了,北京、上海这波酒店易主背后是这批更有实力的老板入局了。”

同时,很多老板起家于山西、内蒙古,在当地建立了稳定的政商关系,“虽然这两年煤炭价格冲高,但资源也快挖完了,几乎再有三五年全部结束了。”

A总认为,由此,煤老板们“换家”的焦虑愈来愈迫切,他们已经准备好在第二个城市生活。

这也引出了第三点,就是这些煤老板知道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再干“挖矿”这门生意是不可持续的,对于外表光鲜亮丽的酒店业确实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西贡柏悦酒店

西贡柏悦酒店


西贡柏悦酒店/旅界实拍

“他们总觉得这门营生是个正经生意,哪怕赚得不多,只要子孙后代不乱造,也是个可以安家立命的事业。”

听完A总一番津津有味的分析,我突然想起一位头部互联网大佬和我的“敦敦教诲”,孩子在未来究竟是你的资产,还是负债,强烈依赖于你给他们提前布局的人生。

由此大胆推论,高星酒店某种程度上,也寄托了煤老板们对孩子未来的遐思,一切宛如北上广中产家庭提前给孩子全款买了套房。

03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同样的剧本却不止一次来敲门。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煤老板们投资酒店其实是件周期性的事件,早在2012年已经有媒体报道过一位神木煤老板刘军(化名)变成西安"酒店奴"的故事。

煤矿还算红火的时候,刘军曾在榆林、神木、内蒙3处煤矿投入了3600多万元资金,并且在榆林经营着4家高星酒店。

让刘军没有想到的是,2012年,随着神木煤矿的崩盘,好多投资者开始跑路、跳楼,他也“拆东墙、补西墙”,连年亏损的几家酒店成为烫手山芋。

彼时,从1998年的小本生意到让众人羡慕的“神木煤老板”,再一落千丈变成典型的“酒店奴”,刘军说,他的人生起伏也算大起大落。

不难看出,核心城市核心地段的优质资产,一直是包括煤炭能源、实业资本及企业非常重视的标的,但有些北京、上海酒店空占了好位置,却一直亏损,并不是简单易主能改变的现实。

以北京渤海润泽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最终实益拥有人为煤老板石翠及苏福蛇)为例,去年收购的金茂北京置业,主要持有万豪国际管理集团公司经营管理的金茂北京威斯汀大饭店。

金茂北京威斯汀大饭店

金茂北京威斯汀大饭店


酒店2008年开业,位于京城中心商务区,地铁亮马桥站,周边高档写字楼林立,是东三环地标性酒店。

截至去年7月31日,金茂北京置业的总资产为16.01亿元,总负债7245万元,净资产15.29亿元。去年1~7月份的营业收入1.316亿元,净利润亏损1126万元,而前年全年净利润亏损为4996万元。

可以想象,金茂能把这样一家开业15年的“老酒店”做价28亿卖出,不知道惹来多少同行艳羡。

“套死了,”A总很替同行惋惜,“我觉得酒店至少要买到上海,不然老板等缺钱时就后悔了,酒店将来转手变现难啊.....”

高风亮节,侠之大者。

影视圈有多怀念煤老板,酒店圈就有多感谢煤老板,只是第一波被“割”的煤老板似乎已经醒过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5-26 10:49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