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574|回复: 0

川普近期最危险15条发言 少有人意识到危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27 08: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eiTai 于 2023-11-27 10:08 编辑

川普近期最危险15条发言 少有人意识到危险

本文转载自公号《信息正义》

本文原文2023年11月13日发表于《大西洋》(The Atlantic)网站。

作者大卫·格雷厄姆(David A. Graham)曾因对 2020 年总统选举的报道而获得 2021 年托纳国家政治报道卓越奖(Toner Prize for Excellence National Political Reporting)。

The points here are only a few of the numerous LIES, ILLEGAL & CRIMINAL ACTIONS, AND POMPOUS, ARROGANT ACTS of a person who has done and said whatever he wanted without facing any repercussions, ramifications, or prosecution!
"Trump Isn’t Merely Unhinged" https://t.co/Bt0uHMQZns

— e (@dmoney31267) November 13, 2023

来源:大西洋网站。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 ... -statements/675970/

川普不仅仅是胡言乱语

他最近的许多言论都说明了他有一套极不美国的想法。

文:David A. Graham

译:溪边愚人

编:新约客

尽管与某家媒体的口号不符,恕我直言,唐纳德·川普许多最危险的言论却是隐藏在光天化日之下。



《华盛顿邮报》的著名口号:民主死于黑暗

问题并不在于它们没有被报道——它们确实被报道了,但即便如此,它们还是很容易被忽略,这或许是因为他的离经叛道之言已经说了太久,人们根本无法对新的言论进行解读;或许是因为他们对他的言论已经习以为常,或者至少已经麻木;或许是因为他们不想让他占据自己的头脑空间;或许是因为他被踢出了推特(现在是X),而他们没有兴趣加入“真理社交”平台。也可能是因为那些更险恶的材料与他奇怪的口才(“我们将拥有一个伟大的国家——它将被称为美利坚合众国”)、逆向热议(“你知道,真主党非常聪明。他们都非常聪明”)和胡言乱语(“你们看到的所有这些起诉书——我从未被起诉过。实际上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我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词”)混在了一起。

无论如何,川普一直在发表危险而惊人的言论。尽管他的竞争对手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最近声称川普已经“失去了快球的速度”,但这位前总统仍在继续提出实质性的想法——这并不是说这些想法是明智或审慎的,但它们肯定不仅仅是胡言乱语。事实上,川普所讨论的大部分内容都是非美国的,这不仅仅是指与某种想象中的国家道德背道而驰,而是指他的想法违背了宪法的基本原则或美国政府的其他基石。

这都是那种哪怕十年前从任何主流政客口中听到都会令人震惊的观点。然而,今天,川普——可以说是美国唯一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说起这些话来,却几乎不引发任何反应。请看以下几个例子,它们都来自过去几个月:

1. 承诺摧毁现有形式的联邦政府。

川普在演讲中一直承诺要“摧毁深层国家”。他的意思是要终结现有形式的联邦政府,取消自19世纪末以来一直存在的公务员职位。正如我的同事拉塞尔·伯曼(Russell Berman)所报道的那样,这一点很清楚,因为川普的前助手们正在设计这项工作,他们是设在保守派智库的影子政府的一部分,他们公开了自己的想法:总统可以随意解雇联邦工作人员,他们必须听从总统的个人意愿。这将与现行制度大相径庭,在现行制度下,雇员是服务于两党政府的永久性专业人员,他们的工作重点是有效执行,而不是因忠诚而被选中的政治黑客。

2. 辩称总统候选人应免于被起诉。

在试图躲避针对他的91项刑事起诉时,川普在7月10日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辩称,他不应该面对联邦审判的麻烦,因为竞选总统“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直接违背了美国公民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理念。

3. 侮辱并试图恐吓法官、检察官、证人和其他人。

川普不仅在法庭上就针对他的刑事和民事案件发表论点,还不断谩骂与案件有关的任何人,试图恐吓证人、法庭工作人员甚至检察官的家人。他威胁的对象包括联邦法官塔尼娅·查特坎(Tanya Chutkan)、纽约州法官亚瑟·恩戈伦(Arthur Engoron)、恩戈伦的法律助理(川普因此被下达了禁言令)、纽约州总检察长詹乐霞(Letitia James),包括他给她起的难以捉摸且可能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绰号、前白宫幕僚长和可能的证人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Jack Smith),甚至还有史密斯的妻子——一位纪录片制片人。史密斯的团队成功说服查特坎,其中一些违规行为可能威胁到审判的公平与否,于是她命令川普停止,但允许他攻击她本人和乔·拜登总统等人,也允许他声称对他的起诉是政治性的。川普对这一命令提出上诉但败诉,随后迅速攻击了另一名潜在证人、前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上诉法院现已再次暂停执行该命令)。

4. 继续声称大选被窃取。

尽管没有提出任何真凭实据,而且输掉了所有相关的法庭官司,川普仍继续坚称他实际上赢得了2020年的大选。9月17日,他在《与媒体见面》节目中说:“我不认为我们现在有什么民主。”反常的是,川普现在真的有动机继续在选举问题上撒谎,而不是承认自己输了:史密斯的部分论据是以川普知道自己败选这一观点为前提的。一个正常运作的民主制度取决于失败者的同意;在美国历史上,选举失败者有时会激烈地抱怨,有时会优雅地接受失败,但从来没有人像川普那样试图继续留任,然后继续声称自己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5. 为1月6日的骚乱开脱。

川普在《与媒体见面》节目中和其他场合,继续为2021年1月6日的骚乱开脱,并辩称因参与骚乱被指控的人是政治犯。他告诉《与媒体见面》主持人克里斯汀·韦尔克(Kristen Welker),他可能会赦免因参与攻击美国政府所在地【注】而被判定犯有联邦罪的人:“好吧,我会考虑他们的,如果我认为合适的话,我当然有可能赦免他们。不,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可悲的事情。他们正在严重分裂国家,这是非常危险的。”此后,他将这些人称为“人质”——只有当你认为监察叛乱维持秩序的想法不合法时,这种描述才有意义。

【注】“攻击美国政府所在地”在法律上是一项罪名。

6. 考虑赦免自己的想法。

川普还继续意淫“自己赦免自己”,通常是说他认为没有必要,但拒绝排除这种可能性。大多数主流学者表示,自我赦免可能不符合宪法,也肯定不是制宪者的初衷。

7. 因为美国犹太人没有投票支持他而对他们进行恐吓。

9月17日,犹太新年期间,川普分享了一个自己2020年的竞选宣传海报,并写道:“提醒那些因为相信虚假言论而投票摧毁美国和以色列的自由派犹太人!希望你们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在今后做出更好的选择!”正如我的同事亚伊尔·罗森伯格(Yair Rosenberg)所写的那样,川普经常对美国犹太人的忠诚度——认为或希望的忠诚度——发表此类攻击性言论,但这次“在特定选区最神圣的季节故意挑出该选区,其方式尤其丑陋。”

8. 建议处决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

美国《大西洋月刊》主编杰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对被川普任命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马克·米利(Mark Milley)将军进行了专访,川普显然对该报道的内容感到愤怒,9月22日指责米利叛国,并建议判处他死刑。川普写道:“如果假新闻的报道是对的,那么这家伙就是个觉醒(woke【注】)的灾难,他实际上是在与中国打交道,让他们了解美国总统的想法。这种行为极其恶劣,在过去,惩罚就是死刑!”川普散漫草率的叛国罪指控一向有损宪法,他过去许多类似的言论曾导致了川普支持者所发起的威胁甚至攻击。

【注】Woke源自非裔美国人英语方言(African-American Vernacular English),意为“警惕种族偏见和歧视”。从 2010 年代开始,它开始包含对社会不平等的更广泛认识,例如种族正义、性别歧视和LGBT 权利等等。而到了 2020 年,许多政治右翼人士开始使用这个词贬低那些提倡涉及身份和种族的进步思想的人或行为。

9. 指责NBC叛国,并威胁要将其停播。

川普对维护第一修正案从来没有兴趣,而他在9月24日的言论更是异常惊怵。川普写道,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尤其是MSNBC,“应该因其‘国家威胁叛国罪’而受到调查。为什么NBC或其他腐败和不诚实的媒体公司有权免费使用美国宝贵的电波?它们是对民主的真正威胁,实际上是人民的敌人!”对新闻界的这种妖魔化本身就很危险 —— 对记者的攻击就证明了这一点 —— 川普随口指责新闻界叛国也是如此,但这一次的威胁很明显,他试图利用联邦政府的权力来惩罚发布他不喜欢的报道的新闻机构。这甚至违背了人们对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新闻自由的重要性的最有限、最基本的理解。(姑且不论他在接受NBC新闻台的深度采访后不久说出这番话,自打耳光!)。

10. 承诺关押政敌。

在9月28日的一次访谈中,川普说,如果他再次当选,他将关押政敌。格伦·贝克(Glenn Beck)问川普:“你在2016年说,‘把她关起来’。而当你成为总统后,你又说,我们美国不这么做。这样做是不对的。他们才是这么做的。你后悔没把她关起来吗?如果你再次当总统,你会把人关起来吗?”川普回答说:“呃,答案是你别无选择,因为他们正在这样对我们。”因为川普相信,或者声称相信,他被起诉纯粹是出于政治原因,所以他发誓要追捕他的政治对手,因为成为他的政治对手就是罪——这既违反了言论自由,也违反了正当程序保护。

11. 建议法外处决。

两天后的9月30日,川普在一次集会上再次主张绕过刑事司法系统实施私刑。他对加利福尼亚共和党人说:“非常简单,如果你抢劫一家商店,你完全可以期待在离开商店时被枪杀。”他还加了一句:“射击!”(要么过于漫不经心,要么干脆轻描淡写,美联社是这样描述的:“川普呼吁枪杀抢劫商店的人,这让加利福尼亚共和党人振奋不已。”)这也违反了被告罪犯正当程序的基本概念。

12. 要求起诉监督其案件的法官。

在对大法官恩戈伦的多次抨击中,川普在10月2日对记者说,不仅应该把这位法官从法官席上撤下来,而且还应该起诉他 —— 因为他被指派审理川普的案件并对川普作出了不利判决,而非因为他有明显的犯罪行为。川普说:“这位法官应该被取消资格。这是一位应该下台的法官。有人说,这位法官的所作所为可能会受到刑事指控。他在干扰选举。”

13. 告诉选民不必费心去投票。

10月23日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一次集会上,川普对与会者说:“你们不必投票,不用担心投票。投票,我们有的是选票,你们看着吧。”川普有时就是这样,很难说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如果所有选票都计算在内,他就赢了;抑或是在暗示自己要窃取选举。无论如何,阻止公民参与违背了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的基本原则。

14. 赞美反民主强人欧尔班。

在同一次集会上,川普谈到了他对欧洲最具压迫性的领导人之一的喜爱:“有一个人,欧尔班(Viktor Orbán),有人听说过他吗?他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领导人之一。他是土耳其的领导人。”川普又补充说欧尔班在俄罗斯有“前线”。事实上,欧尔班是匈牙利的领导人(川普后来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两国都不与俄罗斯接壤。更重要的是,正如我的同事安妮·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所解释的那样,欧尔班——他自豪地称自己为“非自由主义者”——是一个独裁者,已成为川普右派的宠儿。

15. 承诺起诉乔·拜登。

川普10月29日在爱荷华州苏城(Sioux City)举行集会的最大头条新闻是他将苏城与南达科他州苏福尔斯(Sioux Falls)混为一谈——这种失误削弱了他对拜登智力衰退的攻击。但川普在集会上说的更真正令人不安的内容是,他自己的被起诉将允许他出于政治目的起诉他的前任。川普说:“他们把我们的国家带入新低,但这允许——想想这个——允许我们在拜登卸任后对他进行起诉。这将非常容易。”

在11月9日播出的环球电视网(Univision)采访中,他补充说:“他们做的一些事情,将允许下一任党派——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如果我碰巧是总统,我看到有人做得很好,打得我很惨,我会说‘去起诉他们’。他们就会被淘汰出局,就会被淘汰出选举。”这超出了川普提出的以一般方式对付对手的建议。没有什么能比借口起诉自己的前任更直接地违背民主共和的理念,也没有什么能比借口起诉自己的前任更让人联想到一个失败的国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4-6-19 01:46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