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14755|回复: 0

机器人围栏和例行检测走进北京冬奥闭环泡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2-10 22: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机器人、围栏和例行检测:走进北京冬奥会“闭环泡泡”

ALAN BLINDER
纽约时报 2022年2月9日

在这个奥运泡泡里,客人只能乘坐奥运专车或私家车离开酒店

在这个奥运泡泡里,客人只能乘坐奥运专车或私家车离开酒店

在这个奥运泡泡里,客人只能乘坐奥运专车或私家车离开酒店。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对中国官员来说,制造一个巨大的“泡泡”是安全举办奥运会并保持“清零”政策最好(或许也是唯一)的希望,这一直是政府的首要任务,也带来一种民族自豪感。

奥运会组织方表示,自1月23日以来,他们已经进行了50多万次检测,发现了至少232个感染病例,其中大多数是在人们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时发现的。当局称,已有11人住院治疗。

以下是在奥运“泡泡”中度过的48小时,从法航自巴黎起飞的128次航班于周一抵达北京开始。

周一,上午7:06

甚至在阳光洒满机场之前,只要向这架波音777飞机的窗外瞥一眼,就能发现“闭环”:在机场跑道上指挥奥运航班抵达北京的工作人员穿着防护装备,鲜明的白色比他们手中发光的橙色指挥棒更醒目。

更多穿防护服、戴手套的人站在登机口

更多穿防护服、戴手套的人站在登机口

GABRIELA BHASKAR/THE NEW YORK TIMES

更多穿防护服、戴手套的人站在登机口。空旷的大厅里还有更多人,除了与奥运会有关的人员,其他人都被封锁在外。还有更多的人在小隔间等待,他们携带鼻咽拭子,检查数以千计在飞行前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已经接种疫苗。

拭子在鼻孔里扭动,在喉咙里打转,弄得人很想吐后,工作人员拿到了样本,这是中国遏制病毒的最后——多数时候也是最佳——机会之一。

上午10:34

巴士司机坐在一道塑料屏障后,和乘客们通过手势和耸肩来交流。

当巴士离开机场前往酒店时,一名工作人员对巴士进行喷洒,估计是消毒剂;酒店警卫控制着一扇门,只允许通过“泡泡”检查的车辆通过。

一位助理经理递给我房间的钥匙,我要一直待在房间里,直到我的机场测试结果出来。不过等候期间我可以叫客房服务。

门铃响了。当我走到门口时,走廊里几乎已经见不到送餐员的身影,包装整齐的食物被留在标有“无接触交接台”的桌子上。

下午1:14,一位女士打来电话报告检测结果:阴性。我可以离开房间了。北京是开放的,或者说和这次旅行一样开放。

下午2:19

经过改造后的城市大巴正在北京飞驰。每个路口都在向人们展示,在旅行和报道过程中经常出现的那种偶然性是不会出现的。

在场馆外,“闭环区”的标志提醒中国公众,他们只能隔着围栏和警卫观看奥运现场情况,“请勿越线”。

在场馆外,“闭环区”的标志提醒中国公众.jpg

碟子有时会从天花板降落下来.jpg

当然,“泡泡”之外的餐厅是禁止奥运参与者进入的。但国家和奥运会的机器已经创造出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主媒体中心占地42万平米,感觉像是迪士尼未来世界和欢乐糖果屋的结合。机器人和电脑协作,负责清洁地板、测量温度,并在检查点扫描证件。

我听说有一种机器人会对没戴好口罩的人唠叨不停,我还看到了准备饺子、炒饭和西兰花的机器。碟子有时会从天花板降落下来,里面盛着亮闪闪的热菜。(饺子和西兰花都很棒;不过炒饭有点干。)

黄昏过后,屋外258米高的奥林匹克塔闪烁着红色和蓝色的灯光,伴随着有春节气氛的音乐节奏。然而离它最近的广场大部分都是空的。

周二,下午2:49

我显然通过了周一晚上在酒店进行的新冠病毒测试,这是报道奥运会的日常例行工作的一部分。我想,一旦因亚洲旅行所带来的感染威胁消退,我就能松一口气了。

我看到美国冰球运动员和教练在冰上练习。其中肯德尔·科因·斯科菲尔德是第三次参加奥运会,她笑容满面,在中圈为拍照摆出姿势。即使在这个封闭的世界里,体育仍然是快乐的,仍然有参与奥运所带来的自豪感。

我看到美国冰球运动员和教练在冰上练习2.jpg

我看到美国冰球运动员和教练在冰上练习.jpg

下午4:23

就在美国冰球队明星前锋希拉里·奈特准备接受记者采访之前,我的手机响了。

这封例行公事的电子邮件宣布:“AF128航班上,座位为53A的乘客被确认为阳性。”

我的座位是54A,现在被列为密切接触者。

我连忙离开了采访室,有点紧张,但主要是因为我不确定相关措施中的各种细微差别,担心不经意间会惹来更多的麻烦。在与《纽约时报》的奥运后勤主管、我们指定的新冠问题联络官特里·安·格林通电子邮件和电话期间,我在盘算要不要给家中的妻子发短信,她的时区比北京晚13个小时。我决定还是让她睡觉吧。

我搭乘一辆专门车辆前往媒体中心;奥运会公交系统不对密接者开放。

我记得很多规则,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是什么样,取决于我对奥运会是否“至关重要”。我很惊讶自己确实属于这一类别,所以规则基本上是这样:七天内,医务人员每天会到我的酒店房间进行两次检测。我必须一个人吃饭,而且不能上巴士。

但我仍然可以报道奥运会——如果我一直是阴性的话。

北京冬奥.jpg

下午8:57

门铃响起时,来客没有逃走。相反,两名身穿蓝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准备进行增强检测。在我弯下腰让那人给我做咽拭子的时候,我好像听到对方在笑。我几乎没有想吐的感觉,可能我已经习惯了。

晚上10:15左右,一名摄影师发送了一条群发短信:“酒店外面又有救护车了”,可能别的地方有人需要新冠治疗。我不知道我的检测结果是否已经出来了。

没出来。但一个检测小组会在12小时内再次来我的房间。

周三,上午5:53。

我没有任何症状,不过,由于时差的关系,我还没睡着,我很担心自己会成为病例,被关进隔离设施。我吃了一块巧克力,看看自己是否还有味觉。没问题,于是我再一次计算可能的潜伏期。

但这没有什么用处。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泡泡”中可能正在酝酿的感染。我把注意力转向撰写体育文章。

毕竟,正如中国承诺的那样,奥运会仍将如期举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SiXiang.com 思乡思想

GMT+8, 2024-4-13 13:26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